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22日01版)
  本報北京12月21日電(記者劉世昕)“只有當藍領階層有機會成長為中產階層,才能使全社會的收入分配結構從金字塔型向橄欖型轉變。”今天,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在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上說,我國當下的社會出現了晉升通道阻塞和職業世襲化的問題,難以形成公平社會,亟待給藍領階層構建成長的通道。
  近年來,厲以寧一直致力於研究二元勞工市場理論。他介紹,我國勞工市場形成了上等勞工市場和次等勞工市場。上等勞工市場的工作被認為是好職業,工資高,福利好,有較多學習培訓機會和逐步提拔的可能;次等勞工市場的工作就被認為是壞職業,工資低,福利少,基本沒有學習培訓、向上提升的機會,一輩子從事簡單勞動。
  “上等勞工市場的職業很容易成長為中產階層,而次等勞工市場的藍領極少有機會成為中產階層。”厲以寧說,這樣的二元結構如果不改變,會進一步加劇社會財富的分配不公,讓底層的勞動者看不到希望,所以,當務之急是要縮小勞動市場差距,保持社會流動渠道的通暢,打破職業世襲化。
  厲以寧給出了縮小二元勞工市場差距的建議,首先,要加強職業技術培訓,讓有志進取的簡單勞工受到多種形式的培訓,從而可能成為技工、熟練技工,跨過二元勞工市場的界限,成為藍領中產階層的一員。
  其次,要改善次等勞工市場的生產條件,讓體力勞動的人有機會改善生活和勞動強度,使得“壞職業”逐步減少。同時,應增加社會上“好職業”的崗位數量。
  在厲以寧看來,要改變藍領工人的命運,政府能做的還有鼓勵技工、熟練技工創業。比如,一些熟練的技術工人可以製造零配件,為大企業配套生產,或開設修理、服務小微企業,最終成長為藍領中產階層。
  厲以寧進一步分析指出,在推進藍領向中產階層成長的過程中,目前我國最缺的是完善的職業技術教育體系。他建議,未來要更加重視構建職業教育體系,包括中專、大專,甚至是研究生類型職業教育。與之相配套的是,我國急需職業教育龐大的師資隊伍和研究隊伍。
  在厲以寧所說的職業藍領中還包括了農民。他說,農民今後作為家庭農場主同樣需要接受農業、畜牧業和農業機械化的教育,這樣農民有可能使自己的土地、耕地變成創業的基礎。
  除了職業培訓以外,厲以寧認為,疏通社會流通渠道的關鍵是要秉持機會均等的原則。這要求一切職位都要通過一定的資格審查,開展競爭上崗機制。“人才流動要靠法治、競爭、個人努力,不是靠門第、父母。”厲以寧說。  (原標題:厲以寧:要讓藍領有機會向中產階層成長)
創作者介紹

harry

zm94zmxf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